观察 欧国联一胜难求德国队为何“不像往常那样好”?

北京时间今天7日凌晨,欧国联的一场比赛中,德国队客场1比1战平瑞士。对于德国队所暴露出来的问题,当然应该予以重视并寻求解决,但也不必过分担忧与苛责。

又是1比1,又是领先后被扳平,欧国联似乎成了德国国家队的一道魔咒。算上2018-19赛季的4场小组赛,德国队在这项赛事当中6战仍难求一胜,且近3场都是在领先后丢掉2分(包括首届收官战2比0领先荷兰的情况下,最后时刻被连扳2球)。尽管勒夫说他不是很在乎欧国联——明年夏天的欧洲杯才是现阶段的工作重心,但与瑞士赛后,他与两名中场大将克罗斯和京多安的表态,证明了这是一场令全队上下大失所望的平局。

在人员不整且现有球员体能状况不佳的情况下,勒夫出人意料地没有在4天2赛的情况下大幅轮换并进一步试阵。相比于1比1打平西班牙一战,勒夫在巴塞尔只是调整了2名首发球员——莱诺和金特尔分别取代特拉普和埃姆雷·詹,而中场与锋线保持不变,布兰特、瓦尔德施密特与首次入选的诺伊豪斯继续坐板凳。德国队首发11人里只有萨内、金特尔与聚勒3人征战德甲,反而瑞士队的首发阵容里有多达6名德甲球员。

中场休息之后,随着萨内又一次跑到腿软,勒夫才换上了布兰特,并对前场站位略作调整。相比于萨内在阵时是清晰的双前锋加前腰站位,布兰特出场之后,他与德拉克斯勒以及韦尔纳的站位关系变得相当模糊,既像是回归站位灵活的三小前锋,又像只留韦尔纳一人顶在最前面,而布兰特和德拉克斯勒不断回撤或拉边。然而这个在国家队配合时间太短的前场三人组,并没有产生像萨内、格纳布里和罗伊斯(或韦尔纳)之间那样的化学反应。用《踢球者》杂志首席记者维尔德老先生的话来说,布兰特与德拉克斯勒只是站在对方身边,仅此而已。

以个体而言,无论是又一次打满全场的德拉克斯勒还是踢了45分钟的布兰特,其实都有一些技术发挥上的亮点。布兰特在出场初段很好地施展了自己一脚出球的能力,在几次由守转攻中成功帮助球队提速,但所丢的那球也正是因为他的前场直传失误。而德拉克斯勒在禁区中央完成了两脚险些扩大比分的射门,一次射得太正被佐默用脚挡住(第32分钟),一次则被埃尔韦迪最后时刻伸腿一挡将将折射出右门柱(第52分钟),而且京多安的进球也是源于德拉克斯勒在右路与克雷尔配合下底,接着再由金特尔回做。

假如德拉克斯勒把握住其中一次机会,又或者韦尔纳第38分钟在禁区左肋的那脚凌空弹射稍微压低一点,德国队最终全取3分的机会都会大得多,这也是勒夫赛后最为不满的一点,“我们错失了2比0领先的机会,未能转化我们的机会。上半场我们表现得挺好的,但下半场我们让瑞士回到了比赛之中。我们在门前不够冷静,在失球之后失去了一些节奏。”

与西班牙一战第96分钟被绝平,也是因为错失了打进第2球的良机。但相比之下,与瑞士一战德国队在防守端给对手留下的机会更多。甚至可以说,瑞士队有足够的机会在上半场就扳平,并在下半场反超。德国队可以抱怨自己没能把握住打进第2球的机会,瑞士同样有理由这样说。

德国队这个三中卫+双翼卫体系看上去防守人数足够多,但球员相互之间的协防意识仍有待提高,而个别球员自身比赛节奏和体能的缺失,也放大了整体的问题。例如因膝盖十字韧带撕裂伤停了9个月的聚勒,就在这个晚上表现得神不守舍,无论是上抢和卡位的时机,还是对于传球路线的判断都总是慢半拍,在与塞费罗维奇以及恩博洛的速度和贴身较量中也屡屡落于下风,造成德国队中门大开。这就不难理解,为何勒夫要在第58分钟就用若纳唐·塔换下聚勒。

相比之下,另外两名中卫金特尔和吕迪格的发挥可以给予较高评价。特别是对西班牙时没有首发的右中卫金特尔,他的场上角色相当特别,防守时是正儿八经的右中卫,进攻时则成为了右边卫,助攻幅度之大令人咋舌。助攻京多安的那球,他已经插入对方禁区右侧靠近底线处。而德拉克斯勒下半场初段那脚有机会改写比分的禁区内射门,也是来自于金特尔右路带球助攻后的斜传。

金特尔从小就胜任多个位置(这是弗赖堡的青训特色),效力多特蒙德期间长时间担任右后卫,在国家队也多次踢过这个位置,因此对于他可以一人分演两个角色并不奇怪。问题在于,金特尔如此强势的助攻表现,使得右翼卫克雷尔几乎没有存在感,两人之间的配合仅限于一些毫无建设性的简单互传。而一旦转入防守,两人之间也没能很好地互相帮助。例如第26分钟雷纳托·施特芬的那脚小角度一对一低射(被莱诺用脚挡住),就是恩博洛拿球后把球塞入金特尔与克雷尔的结合部,金特尔一人拖后导致造越位失败且伸脚未能把直塞球拦下,克雷尔又没有紧跟从后插上的施特芬。

另一边的吕迪格与新人戈森斯之间同样配合生疏。在一对一防守的情况下,无论是高空还是地面,身体素质超人的吕迪格往往能轻松地战而胜之。但是在快速由攻转守的过程中,问题就暴露无遗了。第57分钟瑞士扳平比分的那次反击,就是利用吕迪格与戈森斯之间的结合部,由在弱侧及时插上的右翼卫维德默一击致命。当时吕迪格被插入禁区中央的塞费罗维奇带走,戈森斯在回追维德默已经到位的情况下,最后放松了警惕,放出内线给对方留出大片的射门空间。

在代表国家队的前2场比赛里面,戈森斯给人以攻强守弱的印象,对西班牙他助攻韦尔纳破门,但2个失球都与其有相当大的关系。相比于这一次入选后又因伤退出的尼科·舒尔茨,轮休的哈尔斯滕贝格,以及落选的赫克托,戈森斯既有优势,又有劣势,左后卫/左翼卫位置的竞争在接下来几个月内将很有看头。

无论是防守还是进攻,无论是个人还是整体,德国队暴露出了太多问题。如果说对西班牙最终丢掉2分,主要是因为战术上的过度保守,那么与瑞士一战又一次打平,问题则是全方位的。《踢球者》杂志首席记者维尔德也认为,球队在巴塞尔的表现倒退了一步。京多安就非常懊恼,他认为比赛明明可以2比0或者3比0赢下来,“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实力的问题,反正我们得加把劲了。”克罗斯则表示:“在可以拿6分的情况下,对于只拿到2分你会感到失望。面对对手的高位逼抢,我们得有更多的解决方案。我们在后场丢球太多了。”

当然,受限于一系列主客观因素,例如人员不整,特别是缺少了诺伊尔、基米希和格纳布里这3名中轴线上的绝对主力,外加莱比锡RB的两名后防大将哈尔斯滕贝格和克洛斯特曼,以及多特蒙德队长罗伊斯,这支德国队确实有些实力不济,“不像往常那样好”(瑞士队长扎卡语),加上球员普遍竞技状态不理想,我们无法按照一般标准去评判这两场比赛的表现。

对于所暴露出来的问题,当然应该予以重视并寻求解决,但也不必过分担忧与苛责。而且值得庆幸的是,没有球员在这两场比赛中受伤。此外,无论是上一场把关的特拉普(赛后当选德国足协官网上由球迷投票评选的最佳球员),抑或是本场守门的莱诺,都作出了一些相当精彩的扑救,这两位诺伊尔和特尔斯特根之后的“并列三门”表现得很让人放心。

勒夫肯定了弟子的比赛态度,“小伙子已经拼尽了在这个时间点能够付出的全部力量。到了10月,我们就可以重新全力发起进攻。”不过以新赛季的“魔鬼赛程”,德国队想要在10月与11月的总共6场比赛中真正地做到全力以赴,也并不是那么容易,人员状况甚至还有可能更糟。要在保护球员与让球队成长之间找到平衡点,实在是相当困难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babyiya.com/,欧国联瑞士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