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能在名字中准确标明每个人所属姓氏及辈分,旧时各个姓氏、各个宗族都定有各自的辈分歌,这是专供取名用的定谱。而为后辈取名,都没遵族谱而另有新意的。

一生有6子4女,取了名的共有9个。杨开慧生3子:长子毛岸英、次子毛岸青、三子毛岸龙。这些名字,倒很有些的气概。

青年时的常游岳麓山上的云麓宫。1955年他再游此处时,曾问有关人员:原来云麓宫间柱上悬挂的“一雨悬江白,孤城隔岸青”的诗句,怎么不见了?当年在长沙给二儿子取名“岸青”,是否受了这两句诗的影响,旁人未可得知。

“龙”与“农”同韵。毛岸龙出生的1924年4月4日。这天下午,被人称为“农运王”的出席了在武汉举办的中央农动讲习所开学典礼,同日喜得贵子。他为儿子取名毛岸龙,似寓意只有农民解放之日,方是中华巨龙腾飞之时。

父子交谈、通信,用的也都是“岸英”、“岸青”的名字。虽然未见有确凿的资料证明,但可以推断,毛岸英、毛岸青、毛岸龙三兄弟的传世大名是他们的父亲所取。

1928年6月,与贺子珍结婚后,10年间生下儿女6个,取了名的有5个。

1929年五六月间,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,红军先后三次打下敌人重兵把守的龙岩县城。在胜利的喜庆声中,贺子珍第一次分娩,生下了个女孩,真可谓双喜临门。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,给女儿取了个喜上添喜的名字:毛金花。此名看来有些俗气,但当你了解了当时的心境后,就会拍案叫绝。

长女出生不久,写下了著名的诗篇《采桑子·重阳》:“人生易老天难老,岁岁重阳,今又重阳,战地黄花分外香。”

人们一般都将诗中的“战地黄花”解释为战场上的野菊花,其实还另有新意。一次战后,来到硝烟弥漫的战场,见到红军指挥员舒同弯腰抓起一把被战火烧焦的泥土,伸到他面前,然后再将手张开,几颗铜制的子弹壳从焦土中显露出来,在夕阳照耀下金光闪闪,满怀激情地说:“这,就是战地黄花嘛!”

战地黄花——金光闪闪的胜利之花——喜上加喜的毛金花。诗情画意,全在这看似俗气的名字之中。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yabovip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lg